w9f4c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 ptt-第903章 自以爲計成讀書-q5yek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面对朱厌的话,计缘表现得嗤之以鼻。
“天地间有无穷奥妙,世人穷极一生都不可能窥见所有奥秘,天地间有大秘密一点都不稀奇,如果你恰好知道一个非常重要的秘密,又凭什么分享给我计缘?凭着前些日子你我生死相搏一场吗?笑话!”
朱厌咧嘴笑道。
“天地之秘只有强者方才有资格知晓,若你计先生前些日子直接被我击杀,自然没那个资格,但你计先生确实法力通玄,那就有那个资格知晓。”
计缘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笔放在桌面笔架上,越过书桌走到门前看着朱厌。
“那么你对左大侠念念不忘,不至于也是天地之间的大秘密吧?”
“说是算不上,说不是但也有些关系,这武圣大人有创道的天资和大气运,然人力有穷时,靠自己无法迅速跃进,同为锻炼体魄之人,我朱厌也是十分惜才啊,当然,更是有一件事情只有武圣大人才帮得上忙,只是他如今的能耐还不够,心中焦急之下,就十分想要帮他!”
朱厌说的几乎都是真话,虽没有说假话,但真话不说全比直接编假话还要厉害,甚至能避过一些仙人的感应,当然朱厌仅仅是让自己说话真诚一点而已。
计缘还没说什么,左无极闻言就笑了。
“哈哈哈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自己都办不到的事情,等左某成长起来再帮你,且不说这是不是真的,就算是,左某也不会帮你这个妖怪,若非计先生前些日子布阵在先,这夏雍皇朝京都怕是已经彻底毁灭了吧!”
“左无极,你也不必怒,我那次和计先生交手,之所以敢放开手脚,也是看见了计先生施法布阵的。”
计缘抬手制止了左无极还想说的话,淡淡开口道。
製 卡 師
“你我皆明白,我们暂时奈何不得对方,否则也不用这么废话了,你若真有什么诚意,还是先拿出来吧,计某肯定比你更讲道理。”
“好!”
朱厌眼睛一亮,脸上的笑容更盛。
“那么我就先表现出自己的诚意,那天地之秘先不说,就真正指点一下武圣大人的武道!地方就由计先生挑选吧。”
“就这里吧,无需再改了,请。”
说着,计缘甩出三个蒲团,显然就是要在这屋内说话了,朱厌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而左无极肯定也听计缘做主,所以关上室门之后,三人在蒲团上盘腿而坐。
论及对武道的了解,计缘自问是不如现今的左无极了的,可以说在武道一途上,左无极是独领风骚,不过朱厌就未必不能讲出点什么来。
再次仔细打量左无极过后,朱厌才徐徐道。
“我观你的武煞元罡确实锐意进取浑厚有力,是不可多得的修行之法,但仔细看,却依然有少许不恰当之处,此法之中隐含消耗气血元气之法,你是武者,气血元气乃是根本,爆发虽强,却并非契合妙法,若是有妖力妖气,此法倒是更加浑圆,纵然如此,武煞元罡依然是难得妙法。”
计缘心中微微一动,这朱厌果然厉害,竟然在不知前后原委的情况下一眼看穿武煞元罡中的一些内幕,这些内容甚至计缘和左无极等人都不以为瑕的,被朱厌一说却也另有道理。
武煞元罡前身毕竟参考延展了牛霸天的妖躯法体,但左无极又没有妖气,同天地的勾连更与妖物那种萃取天地元气的方式不同,也就使得看似强盛的武煞元罡有一些不融洽的地方。
“不错,计某对武道不过是略有涉及,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那几分意思。”
左无极也皱眉不说什么了,等候朱厌继续讲下去,朱厌笑了笑,继续道。
道门秘事 赵仲勋
“如今你左无极正是一日千里突飞猛进的时候,这么一点小小的不融洽,却能严重拖累你的修炼,助你突破凡人武道桎梏的时候有多猛,以后的影响就有多大!若有一天,你遇上必须不断提升此法而战的时刻,很可能耗尽元气力竭而亡,所以……”
朱厌话语一顿,然后加重语气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以为,如今你武道的根本,就是需要锤炼体魄!体魄愈强,强到如铁似刚,强到金刚不坏,那么就是一力降十会,任何问题都迎刃而解!”
计缘皱起眉头。
“金刚不坏?”
“不错,金刚不坏,计先生应该明白,到了我这般境界,口中的金光不坏当然不会是某些修士口中的那种笑话,至刚至强体神不坏,才配得上这个称呼。”
计缘摇了摇头。
“这恐怕很难吧。”
朱厌知道直接让左无极这样一个武者到达金刚不坏简直天方夜谭,自己刚才话说得满了,赶紧说道。
“当然很难,甚至可能难以达到,但这就是一个目标,一个并非不可企及的目标,所谓武道,不就是化出一条开阔大道,令路上先驱之人奋勇直前吗?”
“说是你左无极信得过我,就让我的妖元在你体内经脉过上几个轮回,感受你体魄变化。”
计缘眯起了眼睛,这朱厌不可能真的对左无极全是善意,完全让左无极纳入其妖元是很危险的。
如今左无极当然远远不可能抗衡朱厌,但武煞元罡之强也足以让朱厌妖元不能侵入,所以得主动配合才行。
“计先生,左某信不过这妖怪。”
“呵呵呵,能理解,但计先生就在边上,我怎么可能动什么手脚呢?”
计缘眉头皱起。
“用不着给我灌迷魂汤,我自有办法,我们再换个地方就好了。”
说着,计缘取出了一册《群鸟论》,也不多解释什么,轻叩书本,脆响间有黑白二气自书上弥漫而出,扭曲了周围一切的景物。
朱厌心头一惊,下意识变得有些紧张,但看计缘并没有显露什么敌意,左无极也同样面露惊色,便强忍住暴起的冲动,甚至不去过分抗衡那种晕乎乎的感觉。
片刻之后,周围的景色再次开始清晰起来,左无极和朱厌四顾周围,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黎府,身处一片广阔的荒野,这让左无极和朱厌都面露惊色。
这会计缘在化龙宴上施法将宾客们引入书中的事情还没有传到朱厌的耳中,加上地处荒野,所以他一时竟没有意识到实情。
“计先生用的可是什么移形换位的挪移妙法?”
周围根本不是什么幻境,可瞬间挪移到连夏雍京城都没了影子,也没有布置什么阵法,实在有些惊人,而左无极对这种仙法当然更不懂了,所以也根本不说什么。
计缘不向朱厌解释现状,只是看向左无极道。
“左大侠,此处远离黎府和夏雍朝京城,计某也会看着朱厌的,你放心让他查探。”
左无极略一犹豫,还是点头回应道。
“好,我信得过计先生,来吧。”
朱厌强忍着狂喜,什么幻境和挪移都被抛到脑后,尽量维持着平静开口。
“好,左大侠盘腿坐稳,闭目放开意念,就如同站在雨中放松一般。”
左无极看了看计缘,后者点头之后,便照做了,一边的朱厌也看了计缘一眼,身上开始弥散出一阵阵烟雾般的妖气,这妖气在空中盘旋一阵之后,迅速从左无极眼耳口鼻等七窍位置汇入。
计缘能感觉到左无极的体温忽高忽低,身上不断有妖气游走,但朱厌此刻也和左无极一样频频皱眉。
良久之后,左无极忽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并且身体某些窍穴的位置会忽然凝聚大量气血和妖气,随后再换一个地方,有三百多个穴位按照不同的先后顺序产生过变化。
整整三十六个时辰之后,左无极已经汗流浃背,浑身如同刚从蒸笼中出来一般,不断冒着蒸汽,而朱厌也已经补充过多次妖气。
‘再演变几次,再窜动几条经络,马上就可以了,马上!’
朱厌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有些亢奋,计缘看着朱厌脸色的变化,心中念头一动,果断出手干涉,伸手以剑指在左无极额头一点。
顿时左无极的额前灵光大盛,让左无极自己骤然清醒过来,武煞元罡盛起,气血罡煞如焰升腾,再加上计缘的法力如龙游走,瞬间将朱厌的妖气驱逐出左无极体内。
朱厌和左无极也几乎在此刻同时睁开眼睛。
“哼,妖怪,你对我做了什么?”
朱厌脸上带着笑意,虽然被计缘干涉了,但三十六个时辰已经够久了,比他原本想象中的情况还好,他的一缕魂性已经潜藏在左无极经脉深处了,而且左无极的体魄经脉的状况,也如他想象中那么美妙,可以说潜力无限。
“计先生,左大侠,何必这么急躁呢,左大侠,我此前根据不同顺序和节奏,有强有弱地撬动你的窍穴,那顺序和时机,你可还记得?”
不等左无极回答,朱厌便继续说下去。
“练武需进补,这一点你自己也有所领会,你除妖偶尔也吃妖肉就是这道理,此外最好再辅以各种灵草灵药,此外,除了体魄和经脉,需再结合对窍穴的锤炼,上映天星下合大地,虽艰难困苦不休,但终成大道,路途坎坷,但你左无极一定能行,必须能行!”
左无极还在体会着此前窍穴变化的感受,听到朱厌的话,更是不住皱眉,不是听不懂,而是觉得这妖怪竟然莫名对他期待这么大。
计缘淡淡的看向朱厌。
“这就结束了?”
“哈哈哈,远没这么简单,计先生如果信得过我,最好让我再好好指点一下左无极,嗯,最好我们三人再一起探讨,一次远远不够的!”
计缘直接开口。
“好!这次,你说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
朱厌大喜过望,计缘竟然还给他第二次机会?
“好!这次我们不再盘坐,而是运起气血和武煞元罡,但要用武煞元罡原本的那种变化,而是跟着我的引导,演化新的变化!就怕左大侠承受不了那份苦楚!”
“哼,少说废话,左某人还没有受不了的苦!”
“好气魄!”
朱厌大笑间,妖气疯狂涌现,再次汇入左无极体内……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二十天、三十天……
左无极的耐受力和可塑性之强,不断给朱厌带来惊喜,但渐渐的,朱厌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了。
为什么计缘看似很担忧,却要频频给他朱厌机会,他就算做得再隐蔽,演得再天衣无缝,一次两次三次可以,十次二十次三十次也行?而且还一起深入探讨武煞元罡的新变化和武道的开拓?
不能够吧?
现在朱厌的感觉就是,只要他愿意,不惜代价之下,已经有五成把握可以占据左无极的体魄了,只是左无极现在还太弱,并不是好时机。
计缘一开始其实也是很紧张的,紧张的不是朱厌对左无极做出什么不可逆的事情,而是紧张被朱厌看穿他的游梦游界之法。
不过三五十天过去了,朱厌虽然越来越疑神疑鬼,但心力全都集中在计缘和左无极身上,一次也没有怀疑过自己身处的世界其实是书中世界。
甚至三人的身体和精神在某种程度上都算是各自心念化成的。
这就让计缘放心了大半,果然化龙宴的事情还没传到这朱厌耳中,果然他还没能看穿,那就能拖多久是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