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p4l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天下-第一六六章幸福的階梯推薦-uhpka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明天下
第一六六章幸福的阶梯
相比小笛卡尔的手足无措,笛卡尔先生就显得平和的多。
马六甲暖洋洋的太阳晒着他几乎生锈的身体,让他非常的畅快。
他喜欢这里的一种红茶,尤其是添加了牛奶跟砂糖之后,这种茶水的滋味就有了很多种变化,经过充分搅拌之后,一种丝滑口感就让人迷醉。
欧洲的天气对他的身体很不友好,马六甲就完全不同了,他几乎想要融化在这里明媚的阳光里。
尤其是在跟南洋书院的各位宋代遗民先生畅谈之后,笛卡尔先生的心情就变得更好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大明人的思想认识还处在混沌阶段,他们尊崇的儒家思想和欧洲流行的唯心论和唯物论都没有关系。
唯心论和唯物论是西方哲学理解世界的两种独特模式,也算是相互补充的两种思潮,相互印证之下就可以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以及世界的本源。
仙石 儒家小天
但是儒家根本就没有处理“世界本质”的问题,他们的思潮很是空洞,着力点在人性上,重点在治,要点在中庸,唯独对世界本源的认知没有多少帮助。
道家对世界的认知是空泛的,太极理论听起来很是神秘,人们对”气”的理解过于玄奥了,不论是微观,还是宏观上都没有明证。
一个人的学问高深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有了融会贯通的能力,很明显,笛卡尔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从马六甲官方对待南洋书院尊敬的态度,笛卡尔认为,大明的学术圈子不过如此,在求真,务实一项上与欧洲新学科相去甚远。
因此,他就表现得很喜欢南洋书院,对书院里的那些先生们也保持了尊敬,并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表示,南洋书院在很多领域已经走在了人类的前言。
韩秀芬听了这些话很高兴,韩陵山却听得鼻子都要冒烟了。
都是聪明人,笛卡尔先生这么赤裸裸的打脸实在不是人子!
现在,韩陵山与韩秀芬也不知怎么的,就住在了一起。
按照刘传礼的话来说,就是能让母老虎怀孕的只有公老虎,当然,公狮子也是可以的,不管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韩陵山都属于公老虎,或者公狮子。
然而韩秀芬跟韩陵山两人却非常的清楚,他们的结合与感情无关,甚至与情谊无关,更加与**无关,两人只是抱着纯洁的合作态度,想要看看强强合作之后的产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到底会不会生产处一个惊才绝艳的小家伙出来。
马六甲的天气炎热,尤其是在进行了一场异常激烈的性事活动之后,即便强悍如韩陵山者,也表现得有些萎靡。
汗津津的两个人一人占据了一张软塌,相互瞅瞅对方赤裸的身体,不约而同的转过身穿上了衣衫。
“我觉得我们两个目前的处境很奇怪。”
韩陵山喝一口冰凉的葡萄酒对韩秀芬道。
韩秀芬撩开长长的头发微微喘息着道:“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就是想要一个孩子,你也想要一个强悍的孩子罢了,各取所需。”
韩陵山看看韩秀芬充满爆炸力的腰肢道:“女人的身体条件到了你的程度应该已经达到巅峰了吧?”
韩秀芬不屑的道:“而你的身体却不是男子中巅峰般的存在。”
韩陵山瞅瞅站在门外捧着果盘的那个白人奴隶雄壮的身体道:“他是怎么长得,跟野兽一样?你不会是体验过他的身体之后才如此鄙薄我吧?
不过呢,又不像,你还是处子,老子是经手人,你骗不过我。”
韩秀芬叹口气道:“我当初留下他,原本就有留种的意图在里面,没想到,张明亮那个混账东西,在第一时间把人家的下体用刀子捅的稀巴烂,还用剜字诀把身家下体的一块肉彻底给剜掉了,所以啊,第一次只好留给你享用。”
韩陵山转过头看看自己被抓的稀烂的脊背道:“你确定我是在享受?”
韩秀芬冷笑一声道:“你在刺杀我的时候,不也表现得如颠似狂?口里还声声喊着要怎么死我来着?”
韩陵山道:“看到你我总会想起我们在毕业前夕的那一场决战,就那一次决战,你的身体基本上被我摸遍了吧?我记得我当时抠着你的臀瓣才把你掀翻的。”
韩秀芬叹口气道:“那一场决战胜利的原本应该是我,如果我当时能狠得下心在你掀翻我嘴巴路过你胯下的时候咬上一口,你早就是陛下的秉笔大太监了,比你现在不上不下的强。
限制级宠爱:甜妻迷人
喂,你还能战吗?”
韩陵山咬咬牙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说不成!”
很快,屋子里又传来噼里啪啦的动静。
听着屋子里面地动山摇的响动,躲在窗户下边的雷奥妮问刘传礼:“就不能温柔一些吗?”
刘传礼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懒懒的道:“他们是野兽,不是人。”
张明亮也取出一支烟抽了一口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们结合之后会生下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雷奥妮道:“有了这个孩子很多事情就会迎刃而解,我们也会有一个新的统领,而且是一个背景深厚的统领。”
刘传礼,张明亮两人没有心思琢磨生男生女的问题,因为,只要是他们两个孩子,生男生女都只有一种结果。
韩陵山此次来马六甲,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在海外弄几块领地,他的孩子多,成器的只有那个用锦衣卫身份生下的孩子,跟云氏女儿生的三个孩子,眼看着就要成废物了,没什么期望。
不过以他老子的能力,给他们在海外打造一个享福的地方还是能做到的。要不然,等云氏女儿继续吧那三个孩子溺爱下去,迟早会被慎刑司送上断头台。
而云昭肯定不会通融的。
与其是这样,不如给他们打造一个乐园,了此一生也不错。
韩陵山从来没有想过与韩秀芬会发生什么超友谊的关系,可是,在马六甲,被韩秀芬多次说服之后,他也开始认为韩秀芬的想法是对的。
总体上,人的素质会越来越好,会向着更快,更高,更强的方向发展,在某种意义上,韩陵山,韩秀芬已经代表着人类体能的极限,如果他们结合,下一代又会是什么模样的呢?
韩秀芬想要知道,韩陵山后来也很想知道……
而雷奥妮,刘传礼,张明亮三人,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躲在窗外静静地等候一个强悍生命的诞生。
没来大明之前,小笛卡尔做梦都想来到这里给小艾米丽创造一个幸福的人生,等他来到了马六甲他忽然发现,幸福生活并不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他希望小艾米丽得到幸福,可是,衣食无忧真的就是幸福吗?
小笛卡尔第一次开始问自己,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生活苦难的时候,小笛卡尔认为吃饱穿暖就是莫大的幸福。
等他拥有了这些之后,他的要求就更高了。
马六甲的生活平静幸福的让他快要发狂了。
他宁可回到黑暗污秽的欧洲与死神一起跳舞,也不肯继续留在阳光明媚的马六甲腐烂发臭。
为此,他特意来到了祖父身边,向他求解脱。
“孩子,幸福是分等级的,我一般将幸福分为三个等级,一般意义上的幸福是肉体与灵魂相契合。
第二等级的幸福是——行为与灵魂相契合。
第三等级便是——我的痛苦对于他人是有益的,这让我获得了超越灵魂的幸福。
不过呢,幸福对于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对于柏拉图的著名弟子,人文艺术学院的前身吕克昂的创立者亚里士多德来说,幸福是一个重要问题。
他在分析这一最为复杂的现象之后,亚里士多德得出的结论是幸福不是每时每刻的愉快经历,它涉及的是一个人会选择何种方式来度过自己的一生。
幸福是一个人正在过着的和曾经度过的善的生活。
所以,他认为,终极的幸福来自于善的生活的总和。
这就是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
不过,如果我们在整整一生中都能过着善的生活,那么,我们就会知道自己走的路是对的。
至于你认为什么是幸福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你才是生活的主体。
我与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只能作为你追求幸福的两个例证。
你的幸福生活只有你自己才有答案。
孩子,你的年龄还小,过早的思考这个问题,会让你陷入迷茫之中,顺其自然吧,等你明白的某一天,你也就获得了幸福。”
小笛卡尔牢牢地记住了祖父的话,沉思了片刻道:“明国皇帝能告诉我什么是幸福吗?”
笛卡尔先生看着小笛卡尔的眼睛道:“或许能,或许不能!”
小笛卡尔咬着牙道:“他一定会给出我要的答案!”
笛卡尔先生大笑道:“好吧,他如果告诉了你什么是幸福,记得告诉我,好让我知晓这个传奇的明国皇帝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小笛卡尔道:“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笛卡尔先生道:“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