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3io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零四章 沒有黎明的世界閲讀-htsep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他清醒了过来。
一梦江湖之蝶梦
他醒了过来。
在一个奇怪的教堂里。
“西鲁!西鲁!”
他因为一个声音而醒了过来。
刚刚睁开眼睛的他,前方只有一片黑暗。
不,准确地说,是他的前方被黑暗占据。
循着声音,逐渐恢复意识的男人扭头望去。
在他的视线内,一簇簇火苗正在仿佛壁挂式油灯的事物上燃烧着,缓慢地照亮着周围的景色。
在这寂静的教堂中,缓慢地照亮一切。
而那个声音…..
在最靠近左侧边缘的一盏壁灯的下方,在那被灯座挡住而形成的阴影下,他看到了一位少女。
一位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她身着一身黑色的长袍,额头上顶着有侧转的“8”……代表无限的符号的布带额饰。
不,与其说是额饰,倒不如说是眼罩了。
这有些宽大的额饰,将她的眼睛也一起遮住了。
不过,“无限”?
为什么这个符号是代表“无限”?
则是夜之主人的徽记啊。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他忽地注意到,自己的脸上,也有类似的眼罩。
但是,他并没有因为眼罩而被遮蔽视野。
虽然脸上有这像是面纱眼罩般的事物,但他能够清楚地看到一切。
“你怎么了?西鲁?”
少女清亮的、和外表那副看上去显得阴沉不符的声音响起。
鲁西?
“是的,我现在是西鲁,西鲁·厄斐。”
他不由得恍惚了一下,很快,他便开始质疑这个想法。
“西鲁·厄斐?”
几乎是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轮廓——
矩形的、薄薄的事物。
上面还有图案,但是…..看不清。
微微皱起眉头,西鲁将纷乱的思绪甩开,对着少女回应道:
“现在该走了吧?把教堂的门关上。”
自然而然地,西鲁说出这样的话,然后,他站起身来,从教堂内摆开的长椅上离开,走到了教堂内唯一的雕像前。
那是一座人像。
西鲁只能看出这些。
人像的姿态是身上裹着黑袍的人,长袍并不贴身,线条中也没有胸部腰部这些能够作为依据辨认的特征。
以人立的姿态,右手扯着兜帽长袍的边角,将面部也遮盖住了。
看不见面容。
这就是他所信奉的主。
在这暗无天日的黑色世界里给予人们庇护的“夜之主人”。
所有人都受到祂的庇护,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和莎娜一样虔诚。
信仰祂的人,会称“吾主”。
尊敬祂但不信仰祂的人,会将祂称为“夜之主人”。
不尊敬祂,但也没有什么反面态度的人,会用“无面者”这样有些不敬的直接描述。
而那些卑劣的亵渎者,总会用各种不敬的称呼。
西鲁的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事情。
让他有些……生气的内容?
虽然说自己在生气,但是,西鲁却莫名有着疏离感…..
自己,真的在生气吗?
这个问题,让他原本习惯性地在胸口划出圆环的祈祷手势在刚开始就结束了。
“你到底怎么了?西鲁?你有点奇怪。”
有着清亮嗓音的少女,他最好的朋友、和他一样是吾主信众的女孩——莎娜。
“不,没什么,只是在苦恼教会的情况。”
西鲁很快就想到了说辞。
他和莎娜并不是出生在这座教堂的人,但也差不多。
准确地讲,是莎娜差不多,那位和蔼的老修女在离世前,收养了几个遗弃的孩子。
莎娜,是其中之一。
而自己,则是被父母托付给了修女之后离开。
只是,他们没有再回来。
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放弃了他,西鲁并不在意,较之其他人,老修女和其他的孩子们,才是西鲁真正的亲人。
真正的?
西鲁的心中再次浮现出这个带着反问语调的声音,让西鲁不由得有些烦躁地转开了视线。
这座老修女用一辈子支撑的教堂,支撑着这座破败的教堂,供养着她收留的孩子们,在这个小镇上,也是举步维艰。
而自从老修女去世之后,再也没有收入来源,原本的大多数孩子们,也都离开了教堂。
有几个孩子会经常寄钱回来,有几个孩子会偶尔带着钱回来。
一直留在教堂的,只有他和莎娜。
而除了几位镇上的老人外,几乎没有其他信徒会来这个破落的教堂祈祷,但他们也没有什么钱。
他们偶尔捐来的钱,最多也就是让两人过上两天能吃饱的。
但是,这也只是之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开教堂的孩子们,他的“兄弟姐妹”们,基本不再送钱回来。
该去外面做点事情了,不能让莎娜饿肚子。
西鲁自然而然地冒出这样的想法。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再次冒出一个声音:
“蛀虫,两只蛀虫,两只卑贱的蛀虫。”
有些模糊,但是,这声音毫无疑问是属于自己的声音。
油然而生的怒气很快消失了。
是啊,自己和莎娜不去做事,就只靠其他兄弟姐妹送回来的钱、靠着信徒们的捐助,不就是蛀虫吗?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教会里生活了十七八年,也是时候离开了。
为了莎娜。
他看向了莎娜:
“我打算到镇上帮工。”
听到他的话,莎娜似乎有些慌乱,即使因为上半张脸被遮住无法看见,但是西鲁还是能够察觉到少女的情绪变化:
“为、为什么那么突然?”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网游之若不禁风 楚若夕
是啊,为什么呢?
西鲁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呢?明明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会突然做出改变呢?
他也想不到,但是….
西鲁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呢?明明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很久了,他也已经习惯了。
为什么会突然做出改变呢?
他也想不到,但是….
“为了吾主。”
西鲁找到了借口,可以安抚莎娜,也可以让自己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借口。
“教堂是时候修缮一下了。”
他这样对着少女说道。
“为了吾主。”
西鲁找到了借口,可以安抚莎娜,也可以让自己的行动名正言顺的借口。
“教堂是时候修缮一下了。”
他这样对着少女说道。